中国竞彩网足球|手机中国竞彩网

感業寺削發為尼:武媚從唐太宗才人,如何變成了唐高宗皇后

作者:微談歷史事件 / 公眾號:lishi2386 發布時間:2019-10-16

感業寺削發為尼:武媚從唐太宗才人,如何變成了唐高宗皇后
武則天,這個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,她總脫不了集殘忍與機敏,瘋狂與冷靜于一身的形象。武媚,即年輕時的武則天,為唐太宗李世民的才人時,由太宗賜名,故在民間軼事中亦稱其為武媚娘。后來,她成為唐高宗李治的皇后之后,便更名為自創文字,即武曌。在其老年退位后,唐中宗李顯上尊號為“則天大圣皇帝”。她在臨終時表示:“去帝號,稱則天大圣皇后。”去世后,謚號曰:“大圣則天皇后”。唐玄宗李隆基天寶八年(公元749年),又加謚號曰:“則天順圣皇后”。故史籍及后人將其稱為武則天。那么,武媚是如何從唐太宗的才人一步一步變成唐高宗的皇后的呢?在這一嬗變中,武媚又施展了哪些令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殘忍與機敏的手段的呢?
武則天的父親武士彟,本是并州文水(今山西文水)的木材商人,隋大業十三年(公元617年),隨唐公李淵于太原起兵,成為唐朝的開國功臣,官至工部尚書,封應國公。后任利州(今四川廣元)都督、荊州(今湖北江陵)都督。武士彟先后娶過兩個妻子,先娶相里氏,生二子;后娶楊氏,生三女,武則天為二女。
貞觀十一年(公元637年),十四歲的武氏因貌美,被太宗皇帝選入后宮。臨行時,母親楊氏痛哭不已,她卻若無其事地說:“見天子焉知非福,何兒女悲乎?”果然,唐太宗對小他不止兩輪的武氏,喜歡不已,不僅連幸三夜,賜名“武媚”,還破格封其為“才人”。不過,新鮮勁過后,李世民并不寵愛性格倔拗潑辣的武媚。據說與這樣一件事有關:當時,西域進貢了一匹名叫“獅子驄”的寶馬,太宗皇帝便帶領后宮妃嬪去看寶馬,只見此馬雖驃肥體壯,卻性情暴烈,且無人能馭。由是,武媚撥開眾人,自請馴馬。她對太宗皇帝說:“臣妾只需鐵鞭、鐵錘、匕首這三樣東西就可以制服它。先用鐵鞭抽它;若不服,再用鐵錘擊它;還不服,就用匕首刺其喉。”雖然李世民聽后哈哈大笑,但對心狠手辣的武媚已開始心存戒意。貞觀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,唐太宗去世,此時武媚進宮已十二年。這十二年中,武媚既未生子,才人的封號也未改變,這說明武媚后來受到了李世民的冷遇。按照唐朝后宮的規矩,未生育過的后宮嬪妃應出家當尼姑,因此,武媚便被送到感業寺削發為尼。
接替唐太宗帝位的是唐高宗李治。和內宮那些有心機的女人一樣,還在太宗病重時,武媚就開始尋找日后的靠山了,武媚看中的是當時正在太宗身邊侍病,而生性懦弱的太子李治。有軼史記載:“高宗為太子時,入侍太宗疾,見武氏,悅之,遂即東廂烝焉。” 烝,即與母輩發生性關系。《資治通鑒》也記載:“上之為太子也,入侍太宗疾,見才人武氏而悅之。”這段不清不楚的亂倫曖昧關系,讓李治對已做了尼姑的武媚仍念念不忘。在太宗逝世周年忌日,李治以紀念先帝為名去感業寺行香,寺中私會武氏,二人相擁而泣。高宗皇后王氏知道后,不僅沒有吃醋,反而暗中令武氏蓄發,準備接其入宮。其中奧妙,軼史這樣記載:“王后疾蕭淑妃之寵,陰令武氏長發,納之后宮,欲以間淑妃。”而《資治通鑒》記載為:“太宗崩,武氏隨眾感業寺為尼。忌日,上詣寺行香,見之,武氏泣,上亦泣。王后聞之,陰令武氏長發,勸上內(納)之后宮,欲以間淑妃之寵。”原來,王皇后在與蕭淑妃的爭寵戰斗中輸了風頭,便想把武氏拉來做同盟軍,共同打擊蕭淑妃。那知王皇后眼拙,拉來的不是什么同盟軍,而是一只會吃人的母老虎。
高宗永徽二年(公元651年),二十七歲的武媚再次入宮。再入宮的武氏深知王皇后的用意,處處對王皇后卑躬屈膝、百依百順,王皇后則不斷地在高宗面前稱贊她。李治正好借力使力,對武氏越來越寵愛了。不久,封武氏為昭儀,昭儀屬正二品,比才人高了兩級,武昭儀得寵,而王皇后和蕭淑妃卻都遭到了冷遇。無奈,王皇后又與蕭淑妃聯合起來,共同對付武昭儀,她們都不斷地在高宗面前講武昭儀的壞話,可李治卻置若罔聞。
武昭儀得寸進尺,她并不滿足于高宗暫時的寵愛,她要爭取在后宮的唯我獨尊。為了達到目的,她千方百計發展勢力,拉攏宮中一切與王、蕭不睦的人,為她提供王、蕭情報,說王、蕭的壞話。但李治還是沒有改立皇后的打算。
為了能成為皇后,終于,因為一次機會,讓武昭儀想出了一個常人想都不敢想的毒招。永徽五年(公元654年),武氏產下一女,深得高宗喜愛。王皇后前往禮節性看望,對新生兒逗玩一會兒便離去。武昭儀隨后偷偷親手扼死女兒,并嫁禍于王皇后。《資治通鑒》記載:“會昭儀生女,后憐而弄之,后出,昭儀潛扼殺之。覆之以被(用被子蓋好)。上至,昭儀陽歡笑,發被觀之,女已死矣,即驚啼。問左右,左右皆曰:‘皇后適來此。’上大怒曰:‘后殺吾女!’昭儀因泣訴其罪。后無以自明,上由是有廢立之志。”
但是,廢立皇后乃國之大事,李治擔心大臣不服,便與武昭儀帶著重禮,到托孤重臣舅舅長孫無忌府中做說客。長孫無忌“王顧左右而言他”,毫不順旨。另一托孤大臣褚遂良與宰相韓瑗等大臣都堅決反對立武氏為皇后。而不少投機分子卻糜集在武昭儀周圍,上表請廢王皇后,立武昭儀;如“笑里藏刀”的李義府,“首鼠兩端”的許敬宗等。另一重臣李勣(即徐茂公)卻采取了自保的辦法對李治說:“此乃陛下家事,何必聽取別人意見。”素有“神算”之稱的李勣一定沒有預算到,正是他一句模棱兩可的話,三十年后,給他的孫子徐敬業(因起兵反武而被殺)帶來了滅門之災。
在內外呼應中,固執的褚遂良被趕出了朝廷,貶為潭州(今湖南長沙)都督,一切廢立皇后的條件都準備好了。永徽六年(公元655年)十月,皇帝下詔,稱:“王皇后、蕭淑妃謀行鴆毒,廢為庶人,母及兄弟,并除名,流嶺南。”(見《資治通鑒》)十一月,武則天終于如愿以償,戴上了皇后的鳳冠。但是,他的情敵還在,王、蕭雖然被廢,李治與她們的情份還在,一旦她原先搞的陰謀敗露,再次廢立皇后也不是不可能的。由是,她時時想著斬草除根。
一日,唐高宗因思念王、蕭,來到囚禁她們的別院,見到居室封閉,只有一個小洞可供送飯,看到一貫養尊處優的后妃落到如此境地,不禁讓李治黯然神傷,他大聲呼喚:“皇后,淑妃何在?”王氏泣不成聲地應道:“妾等獲罪為宮婢,怎敢得此尊稱。皇上若念往日情份,使妾等重見天日,妾請求將此院改為回心院。”李治說:“朕隨即處理此事。”“武后聞之,大怒,遣人杖王氏、蕭氏各一百,斷其手足,投酒甕中,曰:‘令二嫗骨醉!’數日而死,又斬之。”(見《資治通鑒》)由此可見,對情敵的殘忍手段,武則天比呂雉更甚。
蕭氏臨死前大罵:“武氏是妖精,愿來生我為貓,武為鼠,我一定要活生生地扼其喉,咬死她!”從此,武則天不準在宮中養貓。并多次夢見王、蕭披發瀝血的死時慘狀,這讓她驚恐萬分。后搬到蓬萊宮居住,還是不斷受到王、蕭的驚擾。由是,遂長住洛陽,不回長安。“故多在洛陽,終生不歸長安。”(見《資治通鑒》)
為了鞏固皇后地位,從永徽六年(公元655年)至顯慶四年(公元659年)的五年時間里,武則天設法清除反對自已的政敵,貶褚遂良,使其郁悶而亡;貶長孫無忌,逼其自縊而死;貶侍中韓瑗至死。因而,朝中的反武勢力,遂清除干凈。武則天就是用這種鐵血與殘忍的手段,從唐太宗才人的位置逐步爬到了唐高宗皇后的位置,并鞏固之。由是,武則天集殘忍與機敏、瘋狂與冷靜于一身的形象,就赫然展現在了世人的面前。
(全文完)

關注微談歷史事件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圖文精彩內容


其他欄目
中国竞彩网足球 五分彩 福建快3 亿客隆彩票官网 江西多乐彩 22选5 雪缘园滚球赔率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26选5 广西快乐10分 青海快3 亿客隆彩票官网 北单比分直播投注 新疆11选5 河南快3 大嬴家足球即时比分网 刮刮乐